“胡廳長,我也不問別的,我就想問,今年我能討回工錢回家過年嗎?”年關將至,重慶來湘打工的餘國春帶著小孩,將每年都會涉及的農民工討薪問題作為《經視問政》第三期的第一問,拋給了湖南省人社廳廳長胡伯俊。(1月17日紅網)
  當農民工討薪無門、投訴無方之時,他們能去哪裡求助?當未成年人違規走進網吧,監管部門在哪裡?當質量比價格還低的不合格產品流通於市場,質監部門又是如何處理的呢?現在,這些得不到解決的問題終於有瞭解決的途徑和出口——電視問政。
  值得肯定的是,電視問政讓群眾得以與官員面對面,也把各部門工作中所存在的工作態度惡劣、辦事作風拖沓、潛規則取代常規等問題暴露在各位“一把手”們的眼前。對於官員而言,他們終於有了直面群眾困難的機會,瞭解各工作環節中的問題和漏洞;而對於群眾來說,越過層層障礙直抵部門一把手則為他們開啟瞭解決問題的綠色通道,辦事效率必然會有很大提高。
  因此,電視問政實現了輿情的傳遞和抵達,對反映民意、體察民情、瞭解民心無疑是大有裨益的。各部門不僅可以通過對問題的處理把“為民服務”的宗旨落到實處,有利於政府職能的轉型、塑造政府形象,還能夠藉此吸取經驗教訓,不斷改進工作方式。從這個層面上講,政府部門不僅不該畏懼電視問政、逃避電視問政,反倒應該鼓足勇氣大膽走上問政席,鼓勵、歡迎群眾的問政。
  尼克鬆在某次電視辯論負於肯尼迪後曾怪罪化妝師,足見政府工作人員並不喜歡自己在熒屏之上的“汗顏”失態。問政提出的問題或許尖銳犀利,或許緊抓細節不放,有的問題甚至在某些官員看來顯得可笑。事實上,問題的提出並不是為了讓官員難堪,也並非刻意刁難,更不是無理取鬧,而是包含著對政府辦事不利的氣憤,對矛盾解決無門的失望,對無路可走只得走上演播室在眾人面前訴說的無奈。
  電視問政的形式和渠道兼具創造性和可行性。我們看到了每一期的問政反饋,問政並沒有單純停留在“問”的層面,電視問政跟蹤問效,直到問題徹底解決、群眾滿意,沒有讓問政的內容成為爛尾問題。當然,當群眾得不到回應的問題和困難找不到直接負責的部門,而只能走上演播室直面廳局級官員尋求解決時,廳局級官員所能做的只剩下“致以歉意(憤怒)、給出承諾、即刻督辦”,回應問政的“三段論”式應對策略很容易就被總結出來。只是這種等到問題火燒眉毛才去解決的“打地鼠”式的作風和方式實在不該成為政府部門的工作常態。節目中有官員回憶出了上級對相關問題的批示,而這樣直接而清晰的批示豈能做到事無巨細呢?
  電視問政的目的,在於問責,從問題追蹤到環節,由環節把握住責任。既然不願在眾人面前顯得尷尬難看,那麼政府部門就在解決問題的過程中查漏補缺、改進工作作風、履行工作職責,貫徹到由上到下的每一環節之中,而不是等著問題出現才著手處理、非得等到問題捅到上一層才開始從上至下的批示性解決辦法。希望電視問政能促進政府部門職能轉型,辦事作風的改進,否則問政只為解決問題,或多或少會打些折扣。
  文/春子  (原標題:以“電視問政”促政府職能的轉型)
創作者介紹

新電視

se71sefkn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